你现在的位置:首页 >> 护理园地 >> 天使风采 >> 正文

生死之间,隔着一个ICU
发布日期:2018-11-28文章来源:ICU 郭清华阅读次数:

“一征循千道,一道宿千征。征征源日月,道道孕汐冬。精诚至,泉香林暖。万物萌,华实生。”这是今年北京协和医院重症医学科血流动力学大会开幕式上的一段话。这就是ICU的工作,画面很唯美,现实很艰辛!

ICU患者太脆弱,真实的病历比电影惊心动魄,大汗淋漓的抢救、艰险的瞬间,用九死一生也形容不了抢救时的惊险。我终于明白为什么ICU人会患有轻度的焦虑症了,因为我们工作中的压力丝毫不亚于患者及家属,忙碌的工作几乎没有时间让你去谈笑风生,调侃打趣。因为抢救在ICU是随时的,也许是吃饭的时候、午休的时候,甚至是大家休息的夜晚……还会一直到天亮。有这样一个病人:在行双侧颈动脉斑块剥脱术中,频繁室颤,血钾低到1.7mmol/L,室颤、心跳骤停转入ICUICUCPR超过一个小时,成功复苏后ICU内进行床旁手术,当病人脱离危险时很幽默地说了一句:“大夫,我的胸口按着有点疼,我猜想我手术时做胸外按压了。”无独有偶,几个月前,急诊一个病人血钾到了9.0mmol/L,当患者入ICU门口时,心跳停了,我们是在一边心肺复苏,一边中心静脉穿刺,一边忙着血滤管里的预充,十五分钟内完成了所有重要操作,很快病人转危为安。当然,在所有危重病人抢救当中,最能体现救治水平的还是脓毒症引发的感染性休克、多脏器功能不全的病人。它往往包括了ICU所有的管理手段,尤其是循环管理。近几年,随着我们在血流动力学方面的不断深入学习,更新治疗理念,不仅休克复苏的成功率已大大提高,器官早期保护意识也不断增强,病人的ICU住院日也在显著缩短。就在一个月前,我院普外科胆囊炎术后一个病人,因严重感染先后引发术后感染性休克、急性肾损伤、急性呼吸窘迫综合征。尽管我们对这个病人进行了早期干预,但病情出现波动是常有的事儿。患者还是在炎性反应最重时出现了脓毒性心肌抑制,严重低心排,心脏指数只有1.3L/(min.m2),组织灌注不能保证,如果病情进一步恶化,患者下一步可能需要V-A ECMO这样的体外膜氧合技术。监护仪上0.1%的变化,可能就是生死关口。而作为医生和护士,我们特别想让病人活下来,因此,对待这样的病人,医护只有床旁守候,根据数据精心调整每一小步的治疗,功夫不负有心人,十天,生命劫后重生!艺术源于生活,经验源于病人,也正是ICU人这样的坚持与坚守才换来一个个鲜活的生命。也正是这样不断的努力,我们的抢救技术才得到同行的认可。在今年的协和血流动力学大会中,协和向全国各地征集感染性休克成功救治的病历,我有幸成功分享了我们救治的病人,得到了全国专家的认可和业内人士的好评。当然分享成功经验的同时我也认识到了我们当中的一些不足,也为我们今后的治疗积累了更多宝贵的经验。再此,也特别感谢协和重症医学科芮曦老师的专业指导,倾囊相授!

上面的例子也充分告诉了我们:ICU是团队工作,需要高度的医护配合,不需要语言我们便可以做到轮流无缝隙式为患者胸外按压。这里没有优秀的个人,只有优秀的团队!我们有一个共同的目标:让病人有质量的活下来!当然,我们并不是冰冷的机器,这里处处体现着人文关怀。没有家属陪伴下的病人,管床护士就是他们的亲人,她们的一个动作,一个表情,都会尽量消除患者对ICU的隔离感。她们仿佛繁星点点,并不耀眼,却足以点亮整个夜空,给每一位在生死线上苦苦挣扎的病人以慰藉和希望。因为她们一句简单的话语,一个鼓励的眼神,都可能成为患者与病魔抗争的动力,甚至是陪伴患者至生命尽头的尘世间最后的温暖。

也许在大多数人的眼里ICU就是一个又脏又累、死气沉沉的科室,也有人把它称作“死神的餐馆”,这一点,我并不否认。这里永远是生与死的持久战,而ICU人则是站在生与死之间的一群人,做最坏的打算,尽最大的努力!十几年前,我还刚刚走出医学校门,在懵懂的医学道路上选择了ICU工作。时节如流,韶光易逝,我与ICU同发展,可谓是揽尽风雨苦亦甜。2000年,我们的ICU只有8张“监护床”,条件简陋,每日只有2-3个重病人,仅仅能开展的是中心静脉导管置入技术,对于血流动力学的管理、机械通气的认知、器官功能的保护只存于书本中。岁月如居,天道酬勤。如今我们目前已经拥有22张“床单位”,重病人之多造成我们经常处于满床状态。已有6名医生在北京协和、友谊、天坛医院进修学习,现已成功开展PICCO指导下的血流动力学管理及治疗、枸橼酸体外抗凝下的肾脏替代技术、BIS监测下的镇痛与镇静、循环保护下机械通气策略等等,ICU已成为我们医院重症病人的救治平台。所谓平台,就说明ICU不是单打独斗的地方,它需要与兄弟科室的大力协作,更需要兄弟科室的大力支持,尤其是外科病人,我们愿意为更多的危重病患者创造手术机会,也非常乐意为疑难及危重术后患者保驾护航!                                                 

有时抱怨过过嘴瘾,常常疲惫不堪,总是全力以赴。我们所能做的是竭尽所能、敬畏生命。走在生命的两旁,随时撒种,随时开花;将这一径长途点缀得花香弥漫,使穿枝拂叶的行人踏着荆棘,不觉得痛苦,有泪可落,却不是悲凉。